作 者丨唐婧

编 辑丨曾芳

图 源丨图虫

贾乃亮、傅首尔代言“校园贷鼻祖”趣店转型后的预制菜业务余波未散,知名演员胡军代言玖富悟空理财翻车的“老账”又被网友翻了出来。

8月1日,“胡军”、“胡军代言”、“胡军代言翻车疑似涉及390亿元”等词条频频登上热搜。胡军2018年曾代言玖富旗下的一款名叫悟空理财的P2P产品,于2020年出现逾期现象,至今黑猫投诉平台上的投诉量已经过万。

官网显示,悟空理财最后一次经营信息披露时间为2020年7月。披露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7月31日,借贷余额约为319亿元,出借人数34万余人。

公开数据显示,悟空理财关联公司为玖富数科科技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下称“玖富”),成立于2006年12月,法定代表人任一帆,注册资本2亿元。2019年8月,玖富在纳斯达克挂牌上市,上市前曾经历多轮融资,投资方当时包括SIG海纳亚洲创投基金等。

面对网友的刷屏指责和媒体的大量关注,胡军工作室迫于舆论压力于8月1日晚间发表道歉声明。有熟悉广告法的专业人士点评,胡军工作室的回复很讲“艺术”,句句都撇清了法律责任,但却回避了代言费是否退回的关键问题。

但也有网友评论表示,把悟空理财暴雷的责任都推在一个代言艺人身上,是“柿子捡软的捏”,该产品能够获得如此大的舆论曝光,不止是胡军一个人的问题。

据了解,目前玖富36家分支机构状态均为注销或吊销,另外,该公司直接持股的10家企业中4家已注销,目前还存续的包括珠海玖信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北京玖富普惠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厦门富诚融资担保有限公司等。

6月30日,玖富还因为劳动争议被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列为被执行人。此外,该公司存在上百条法律诉讼信息,被诉案由多为借贷纠纷。

“明知”与“应知”

胡军工作室在道歉声明中指出,2018年接到玖富悟空理财的代言邀约后,胡军曾委托律师和专业团队对其资质进行过核实。胡军本人也注册成为该产品的用户,并在体验后仅是签署了代言协议,履行了代言人的相关义务。

北京周泰律师事务所高级律师古灯晖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根据《广告法》的有关规定,广告代言人存在为其未使用过的商品或者未接受过的服务作推荐、证明的,将会受到行政处罚,包括没收违法所得,并处违法所得一倍以上二倍以下的罚款。而对于广告代言人明知或者应知广告虚假仍在广告中对商品、服务作推荐、证明的情况,还将与广告主就消费者的损害部分承担民事赔偿的连带责任。

古灯晖指出,按照广告法的要求,明星代言需要满足“实际使用”的要求,避免为客观上无法使用的产品进行代言。胡军工作室在声明里强调,“胡军先生本人也注册成为该产品的用户,并在体验后签署了代言协议”,其中“体验”的过程能否等同于“实际使用”,需要进一步核实情况。

古灯晖认为,胡军先生在其声明里强调“曾委托律师和专业团队对其资质进行核实” ,以胡军先生聘请律师的认知水平及审查情况,应该判断出的程度构成“应知”,据此应该与广告主就消费者的损害部分承担民事赔偿的连带责任。

回复的“艺术”:回避是否退回代言费

胡军工作室的道歉声明还表示,双方的代言合约已于2020年6月正式结束。之后因相关要求,其产品在做出调整过程中出现的清退缓慢等相关问题,工作室得知后一直在与相关部门积极沟通并尝试帮忙推进。

声明中所提到的“相关要求”是指2021年1月北京市朝阳区金融纠纷调解中心发布的《关于要求P2P网贷机构广告代言人配合落实风险化解责任的公告》。公告要求,为维护投资人合法权益、推动P2P网贷机构风险出清,自即日起,曾经或仍在涉P2P网贷广告中的广告代言人尽快联系中心就相关问题进行说明,并配合开展网贷平台清退工作。

该公告还明确,部分网贷机构为牟取不正当利益,聘请知名演艺人员、公众人物作为广告代言人,利用其影响力吸引投资人购买非法金融产品。上述广告代言人未尽到合理的审查义务,作出不实宣传,对损害结果的发生和扩大存在过错,并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另外,2021年6月,银保监会副主席梁涛在介绍网贷机构存量风险处置情况时也曾表示,“要加快追赃挽损,依法追缴高管奖金和明星代言费、广告费。”

一位法律界资深人士表示,上述公告的发布,意味着明星代言的P2P平台爆雷已有定性,即明星“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悟空理财如涉及违法犯罪,胡军先生收取的代言费应当上缴公安机关,作为追赃所得,统一处理,返还“投资者”。

胡军工作室在道歉声明的最后部分表示,胡军及其团队对于因此事占用公共资源和没有第一时间做出回应致以最深的歉意,也将在未来身体力行地参与到更多的公益活动中,创造更加积极正面的社会价值,不辜负影迷多年来的信任和喜爱。

对此有网友评论,该声明看似言辞恳切,实则是想要全身而退的托词,真正的诚意应该是退回代言费。

E N D

本期编辑 江佩佩 实习生 林曦莹